有三大"软伤"五大"硬伤" 《唐诗三百首》该被抛弃吗_尊彩网app下载

尊彩网app下载

您当前的位置:   尊彩网app下载 > 公关实务 > 公关讲堂
有三大"软伤"五大"硬伤" 《唐诗三百首》该被抛弃吗
栏目:公关讲堂 浏览量:194 发布时间:2021-02-19
2021/02/19 09:41  红星新闻、光明日报近日,光明日报一篇文章《如何看待<唐诗三百首>有“硬伤”》,引发了不小的关注。文章中,有学者列出《唐诗三百首》存在三大“软伤”和五大“硬伤”,也让不少网友恍然大悟:

2021/02/19 09:41  红星新闻、光明日报

近日,光明日报一篇文章《如何看待<唐诗三百首>有“硬伤”》,引发了不小的关注。文章中,有学者列出《唐诗三百首》存在三大“软伤”和五大“硬伤”,也让不少网友恍然大悟:背了这么多年的唐诗,竟然是错的?

  这里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指的是清代蘅塘退士所编的唐诗读本,也是目前流传最广的唐诗选本。《唐诗三百首》有错误,也并不是才发现的问题,学界早有共识。有些错误甚至还颇为震撼,比如《登鹳雀楼》的作者是朱斌,而非王之涣。不过,也应该强调的是,典籍有错误,本身是个非常常见的现象。

  且不说《唐诗三百首》,即便《全唐诗》也有不少错误。除了唐诗,《宋词三百首》也疑似有错,比如将冯延巳和欧阳修的词作弄混。至于其他的经史子集,历代流传中出现的错误不胜枚举。从孔子删定“六经”,到今天的典籍整理,考订文献是从古至今从未止息的事业。从文献学的角度看,古籍有错,这并不是问题。订正这些错误,本身也是学术的魅力所在。

  现在的问题是,是不是要因为这些硬伤,而“抛弃”《唐诗三百首》?正如前文所述,如果要以“毫无瑕疵”作为标准,大概没有一个唐诗选本能够过关。要解答这个问题,需要我们先了解《唐诗三百首》究竟是怎么脱颖而出的。

  一定要明确,《唐诗三百首》是大众化的启蒙读物,它有今天的地位,是“市场选择”的结果。唐诗选本有很多,今天流传的唐朝人选唐诗就有十种,而历朝历代有名的还有《唐人万首绝句选》《千家诗》《瀛奎律髓》《唐诗品汇》《唐诗归》《唐诗别裁集》……《唐诗三百首》正是因为“打败”了诸多“同行”,才获得了最高的知名度。

  所以,理解《唐诗三首首》,不能光从学术角度,更要从传播角度去理解。《唐诗三百首》之所以成功,总的来看,与选诗眼光精准、面貌较为广泛、难度较为适宜等原因分不开。它并不完美,但是它比其他选本更容易成为启蒙读物。

  所以,我们不宜轻易抛弃《唐诗三百首》,何况即便抛弃,恐怕也是做不到的。今人选的唐诗选本数量不知凡几,但知名度超过《唐诗三百首》的恐怕一本也没有。对于这种“市场”的力量,理当保持尊重。

  市场并不“瞎”,不会埋没真正的好作品。钱钟书先生的《宋诗选注》,不就打败了古往今来多少宋诗选本,成为知名度最高的一部?如要取代《唐诗三百首》,最合适的路径依然是市场较量,推出更精当的选本,由读者自行选择,口头或书面的“抛弃”,恐怕是乏力的。

  当然,《唐诗三百首》里的“硬伤”流传多年,恰也说明了学院研究与大众知识的隔阂。这些学术讨论,相当程度没有进入大众阅读的视野。或许这也是我们今天文化普及工作应该侧重的关键点。而这些讨论,其实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:那些埋首故纸堆的工作,不是没有社会关注,而是应当搭建更多平台,让学术研究更广泛地进入公共讨论。

  那么该如何对待《唐诗三百首》?这需要我们做一个思路的转变。《唐诗三百首》并不完美,对它的解读不能原样照搬,需要当代学术研究作为辅助。出版单位也应该有文化自觉的意识,不妨在今后的出版物上做一些标注,前人撰述、后人补订,这也是对经典应有的尊重。(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易之)

  【相关阅读】

  如何看待《唐诗三百首》有“硬伤”

  来源:光明日报

  “熟读《唐诗三百首》,不会作诗也会吟。”这本由清代蘅塘退士编选的唐诗读本,专为儿童学习唐诗而编。《唐诗三百首》刻印后,迅速走红,其后影响不限于童蒙书,许多成年人也借此了解唐诗。

  “唐诗选本经大量散佚,至今尚存三百余种。当中最流行而家喻户晓的,要算《唐诗三百首》。”上海市社科院文学所教授孙琴安说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世纪末,《唐诗三百首》共有上百个版本,除了注疏本外,还有插图本、字帖本、注音本、朗诵本、英译本。在2019年全国开始统一使用部编本语文教材中,《唐诗三百首》还被列入其配套的36部阅读名著书系。

  然而,中文核心期刊《文艺研究》2021年第1期刊发了一篇署名文章《〈唐诗三百首〉的“软硬伤”及其成因》,文章作者、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李定广认为:“《唐诗三百首》中各种错误加在一起,总共涉及百余首诗。如果不加修订,难以担当唐诗普及之大任。”

  三大“软伤”、五大“硬伤”,《唐诗三百首》看着有点“伤痕累累”

  2015年,李定广担任央视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。他说:“在节目录制现场,我发现很多选手背的诗句都是错的。指出后,选手们却不以为然:诗句明明都是从书上来的,怎么会有错?”

  李定广发现选手们人手一本《唐诗三百首》。李定广说,之前他研究《唐诗三百首》时,就发现有错误。这次他下定决心,要尽可能把错误全部找出来。

  李定广认为,《唐诗三百首》存在三大“软伤”和五大“硬伤”。《唐诗三百首》不选张若虚、李贺、罗隐等名家大家的诗;共选入17首宫怨诗和14首闺怨诗,加在一起超过30首;在唐诗大家推举上,扬杜抑李、重李商隐轻白居易的倾向明显。李定广将之视为三大“软伤”。

  所谓五大“硬伤”,他也一一列举。首先是作者张冠李戴。李定广认为,贾岛《寻隐者不遇》的作者应为“孙革”,李频《渡汉江》的作者应为“宋之问”等。诗人的时代归属也存在错误。《唐诗三百首》分体编排,诗人都按照“初盛中晚”的时代先后排序。书中,中唐诗人贾岛的《寻隐者不遇》,排在晚唐诗人李商隐之后。盛唐诗人金昌绪《春怨》,排在晚唐诗人李频之后。诗体分类也存在不当之处。如王维《洛阳女儿行》,杜甫《兵车行》《丽人行》,白居易《长恨歌》《琵琶行》,明明都是唐人典型的“七言歌行”体,但蘅塘退士将《洛阳女儿行》《兵车行》《丽人行》列入“七言乐府”,而将《长恨歌》《琵琶行》列入“七言古诗”。

  还有“随意缩减原诗题目”的问题。李定广初步统计,《唐诗三百首》缩减或改动诗题近20处,如裴迪的“崔九欲往南山马上口号与别”被缩减为“送崔九”,李白的“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”被缩减为“送孟浩然之广陵”,“静夜思”被缩减为“夜思”。

  “编选时还存在文本臆改不当或照抄错误版本的情况。”李定广指出,《唐诗三百首》中臆改情况有近百处,其中有30多处属于明显的“硬伤”,如骆宾王《在狱咏蝉》颔联“那堪玄鬓影,来对白头吟”中“那”字臆改为“不”,王湾《次北固山下》中“客路青山外”的“外”字臆改为“下”。

  此前,有一些学者提出《唐诗三百首》有差错。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解玉峰曾撰文指出:“《唐诗三百首》在体例上存在显著缺憾,所选近体诗不合律之作甚多,尤不适于初学唐诗者临摹、仿效。”

  “软硬伤”是拿现代学术规范衡量古时的选本

  如何看待李定广列出的三大“软伤”、五大“硬伤”?

  “有差错很正常。我们对于古人的选本,应该抱有理解之同情。”《文艺研究》杂志编辑陈斐说,古代选本有其时代局限性,因为那时选源较少,也没有形成严格的编辑规范,达不到现有的编选水平。我们不能苛求几百年前的选本精确无误。现在指出选本里有“硬伤”,实质上是古今两种学术规范的相遇,是两种学术体系之间的张力。

  陈斐说,古人做选本的目的不是用来普及和鉴赏,而是要标注个人的诗词理论和主张。个人的审美取向、诗词品位不同,编出来的选本必定是形态各异,比如宋朝编选的《三体唐诗》就没有收入李白和杜甫的诗。所以,《唐诗三百首》的“软伤”不能算伤。

 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、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也认为,《唐诗三百首》一直以来是普及读物,始终没有进入学术视野,很少有专业人士校勘修订,出现一些错误也很正常,古代人没有现代的学术规范,我们所谓的差错都是拿现代的学术规范去衡量古时的选本。

  《唐诗三百首》适合今天的唐诗普及吗?陈斐认为“不太合适”。他说,作为当今的诗歌教育,要通过选本让学生或者诗词爱好者了解唐诗的发展史、流变史,也就是选本应该是唐诗的一个微缩景观。作为选本,不应该倾注作者过多的审美倾向,而应该把唐诗发展的脉络尽可能客观展现出来。

  《诗刊》社副主编霍俊明有不同的观点。“我们应该尊重不同年代、不同阶段的发展特点,每个选本都会有程度不同的差错,《旧唐书》《全唐诗》也有。《唐诗三百首》能够流传至今,说明它能经受时代和历史的考验,深受大众喜爱。我们不能因为有差错,就把它的经典价值推翻了。”他说。

  有必要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增加注解的部分

  当听说《唐诗三百首》有“硬伤”,北京市丰台二中语文教师陈维贤的第一反应是“不会吧”。他平常也选择《唐诗三百首》中的诗拿给学生鉴赏。“目前来说,《唐诗三百首》是普及唐诗的权威版本。如果它里面真存在‘硬伤’,出版社应该进行注解和甄别,告诉读者原诗是什么样的。”

  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诗人树才与陈维贤的观点不谋而合。他说,诗的首要原则就是美和真,“真”就要求呈现唐诗的原有真实面貌。学者或出版社可以通过注释,让读者了解诗的流变,这样也有利于提升读者的鉴赏能力。

  “每次出版都应有它出版的价值。”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陈建宾告诉记者,现在图书出版节奏快,而“公版书”出版的门槛又很低,无须支付稿酬,所以很多出版社拿来以往的本子照着印。这个普遍现象值得重视。如果有“硬伤”存在,出版社有必要组织团队进行校正,在保持原著原貌的基础上增加注解的部分。

  “大到延请整理者、注释者、译者,选择底本,遇到各种问题要与专家沟通,斟酌编辑体例,小到某一个用字甚至一个标点的把握,繁复、琐细问题的处理过程中,体现的是专业精神,更重要的是对读者负责,对文化传承负责。”陈建宾说。

 

标签:
责编:纪树霞

版权和免责声明

版权声明:凡来源为"交汇点、新华日报及其子报"或电头为"新华报业网"的稿件,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新华报业网",并保留"新华报业网"的电头。

免责声明: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新华报业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